| 網站首頁 | 樂譜庫 | 網友上傳 | 音樂知識 | 音樂視頻教程 | midi迷笛音樂 | 求譜。留言 | 
          和聲技術   作曲編曲   音樂雜談   音樂知識   電子音樂 
您現在的位置: 楓兒音樂 >> 音樂知識 >> 音樂知識 >> 歌唱技巧 >> 歌曲演唱知識 >> 正文 用戶登錄 新用戶注冊
論歌唱的字聲關系         ★★★
論歌唱的字聲關系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網絡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07-5-6 21:51:19


歌唱中字、聲關系的最高標準是既有準確、清晰的吐詞咬字,又有通暢、圓潤、美妙的聲音,這種境界是由演唱者,基于對字、聲之間相互作用、相互制約的辯證統一關系的認識,并以作品在情感、風格方面的要求為依據而巧妙調節才能達到的。 首先從字的結構說起,漢字是由字頭、字腹、字尾三個部分組成的,而且這三個組成部分各有自身的作用,(有些字是沒有字尾的,比如ba)字頭,應該在瞬間以準確清晰、敏捷和十分恰當的力度來完成其引子的作用,如果字頭不清、字的方向不明,咬字自然不清,唇、舌、齒、牙的過大幅度的動作和字頭部位,停留過長的時值,就會影響聲音的通暢。比如爸(ba)的字頭b,由雙唇阻氣發出,b這個字頭停留多久,就會多久時間沒有聲音,直到過渡到a才有了聲音。所以演唱中由于過分夸張字頭,使聲音緊卡的例子并不少見。字腹是聲音最容易獲得共鳴的部位,要在穩住喉頭很好運用氣息支持的基礎上,盡量在字腹上引伸、擴大字腹在字中的比例,讓聲音更長時值地在母音上延長。因為唱母音時少有阻氣力量,發聲器官較唱子音時松弛,腔體松通了,聲音在這里震動而產生共鳴,這時的聲音豐滿、穿透力強,使與舞臺相隔很遠的觀眾不僅能聽到優美悅耳的聲音,也能聽到所唱的字了。如果聲音沒有穿透力,傳不遠,觀眾連聲音都聽不見,當然也就聽不清字了。字尾是字中最后一個組成部分,字在這以歸韻而最終形成,歸韻不準,字就變形,甚至變成另外一個字。比如蘭字(lan)歸韻到an,如果歸韻到ang,就變成了浪(lang)同時交代字尾時,也要保持著字腹的發聲狀態,這就是保持唱字腹的喉,已經開好的狀態,這樣才能保持著共鳴的作用,使聲音不致因收字尾而垮掉了。比如:《誰不說俺家鄉好》中的“哎——”如果“哎”字歸韻時死死地咬緊著,沒有保持好ei母音開著的狀態,聲音立即緊卡起來。還必須注意一個前提,就是呼吸,如果沒有氣息深沉、平穩、有力的支持,這字、聲關系的處理,也是無從說起的,無法實現的。 了解了字的結構及各部分作用以后,如何遵從字的自然規律去有機過渡是很重要的。所以反復吟誦歌詞,說唱著尋找字的準確部位,借以掌握良好的語感,使聲音隨之自然,順暢,就是一個好辦法。這種辦法所產生的聲音效果使我們更加明確了字的部位在哪里就應該在哪里唱。 對于壓著舌根唱的情況,則可以多做一些帶字的練習,把注意力吸引到反復吟誦歌詞、尋找字的正確部位上去,就在那個部位上唱,把哪個字的母音唱對了,喉就已經開了,不要再去繼續不斷地想著開喉嚨。這種“聲東擊西”的辦法,使舌根放松了,聲音也就自然放松了。 前面闡述字的組成部分時,談到了字腹(即母音)是最容易獲得共鳴,產生通暢、圓潤、美妙的聲音的最重要的部位。因而值得我們進一步深入地研究對字的運用。在開口唱以前,值得我們進一步去研究對字的運用。這時吸氣時笑著打哈欠的感覺,就是喉頭開放了的感覺,保持這種感覺,從高音慢慢滑向低音說一個“啊”字,再以這種感覺去唱字,聲音就松通自如了。還可以打開喉說ao或ou及其它母音,也可以得到同樣理想的效果。喉是一個重要的關口,這里拆除了“卡”氣息就可以把頭腔——鼻咽腔——口腔——喉——胸腔等疏通為一個完整的管道,讓聲音在這條管道里由氣息支持著上能“冠于頂”下能“沉于底”,也就是說唱好了母音,便易于形成一種原動力(氣息支持)加上聲原體(聲帶),再加上共鳴這種科學的發聲狀態。 根據以上道理,可以舉一反三采取多種辦法運用母音使聲音松通。比如不唱字頭先直接吟誦韻母如東字先去掉子音a多吟誦ong,再用舌根輕輕帶上字頭,東字的聲音即刻在全鼻韻里,并有了松通和立體的感覺。還比如運用母音之間的連貫,也就是讓不同母音相對統一,以一句“香兩岸”為例吧,香字的韻母ong松開了喉以后,保持這種感覺,嘴不必大動用,保持ong母音開著的狀態,只用舌尖說出ong(兩)然后繼續在ong開好喉頭狀態說出岸字,這樣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破壞,母音連貫的唇、舌、齒、牙的動作氣息也能更好地支持聲音,使聲音暢通而又連貫。再比如唱高音時,唇、舌、齒、牙也不能為了過分清楚的字面做很大幅度的動作,要紅顴骨上大牙,上腭更加興奮,并在上腭形成的拱頂上進行微妙的調節,聲音才能飄上去。咬字器官過大幅度的動作,過大的力量都會使共鳴器官緊縮起來,這樣,不僅無法對聲帶進行調節,也不能到達頭腔,得到額竇、腮竇、鼻竇等振動所產生的共鳴,也就無法得到理想的高音。 下面談談表達不同風格感情的作品中的字、聲關系。有的歌唱家在這些方面的確表現了很深的造詣,比如郭淑珍教授在《黃河怨》中唱到寶具的“具”字時的催人淚下的效果,就是十分巧妙地運用了“噴口”的力量,恰到好處地吸收了民族民間唱法中一種吐字方法,細膩準確表達了作品的感情,使聲音有了很深的感染力。又如歌唱家朱逢博在舞劇《白毛女》中“哭爹”一曲,一開口“剎時間”的剎字把喜兒滿腔悲憤表現得酣暢淋漓,如果不是哭天喊地地喊出來,而是圓潤地唱出來,就無法表達喜兒此時極度的悲憤,這個“剎”字唱得再圓再通也是沒有感染力的。還有后起之秀彭麗媛在歌劇的《黨的女兒》一曲《萬里春色滿人間》中一句“告別了生我養我的土地”中的地字,很輕、很慢,并有著很大氣阻的字頭a帶出了一個地字,非常深刻地表達了劇中人物對家鄉親人依依不舍的無限眷戀之情。還比如歌曲《我的祖國》前面領唱部分要求親切甜美,民歌風,字頭交代得清晰,字的頭、腹尾,過渡輕慢一些,其中“波浪寬”中的寬字(kuan)要慢一些過渡,而且過渡中還應充分表達這個字獨有韻律,美感,如果很快從字頭k到uan過渡,聲音也許會豐滿一些,卻缺乏了甜美抒情和民歌風。離開了這種風格的歌曲獨具的魅力和人們的審美情趣也是不恰當的。為了符合作品進行曲風格和豪邁的感情,必須敏捷噴出字頭來,并很快到母音,在母音上發展延長,以獲得豐富的共鳴所形成的渾厚、通暢的聲音,同時也要讓母音之間相對統一。比如“強大的祖國”一句中,“祖國”二字的母音是u和o,應力求意念u和o,只輕輕帶上就可以了,嘴不需要一個字一個動作 ,哪里用勁,聲音就會到哪里,這樣聲音就牽扯到嘴唇上去而進不了腔體,也就絕對不可能得到與作品要求相符的聲音。研究學習、科學的發聲方法,是為了更好地表達作品思想內容、情感、風格和塑造感人的聲音形象,離開了這個目的,就失去了歌唱的價值和意義。 通過上面對字的結構,字的頭、腹、尾的自然過渡,母音與共鳴的關系,以及怎樣以作品的要求為依據來處理字、聲關系等問題的論述,可以得出字與聲的關系,就是咬字器官的作用與共鳴器官的作用的關系,咬字器官要積極、清晰咬字、共鳴器官要開放、松通,咬字器官若過分用力,共鳴器官就會緊縮,只注意共鳴作用而咬字器官過于消極又會形成“音包字”的現象,所以二者是相互作用,相互制約的關系。咬字器官要說,共鳴器官要開,也就是要說著開,又要開著說,把二者相互制約、相互作用的辯證統一關系處理好了,就是達到了既有清晰、準確的字,又有松通、圓潤的聲音的最佳狀態,這就是演唱者孜孜不倦所追求的歌唱技巧。

文章錄入:隨風飄蕩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字體: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專 題 欄 目
     樂譜懸紅
     流行歌曲鋼琴譜集錦
     流行歌曲吉他譜吉它譜六線譜
     流行歌曲樂譜
     紅歌樂譜專集
    最新音樂知識推薦
    熱門音樂知識
    最新視頻教程軟件下載推薦
    熱門視頻教程軟件下載推薦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最新熱門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人聲歌唱的科學性和藝術性
    乒乓球冠军